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地盘

~欢迎你我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认识你是我们的缘分,结识你是我的幸运,朋友来吧!无论你是才俊英杰,还是普通百姓,我都很荣幸跟你交往!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新拆迁条例:一盘等不来和局的棋   

2010-12-30 01:36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给TIME OUT杂志,切勿转载)

 

  前几年走过正义路,还能看到一些人举着旗子,在市政府门口上访请愿,反映拆迁的问题,后来就不大见了。至于原因,除了那里不是个散步的好地方,也可能是北京的拆迁户比外地要幸福一些吧。
   跟一位朋友聊天,她说她认识一个北京土著,是清洁工,整天开着宝马去扫街。因为他们家是拆迁户,得了大笔补偿金,衣食无忧了,但清洁工的工作不舍得丢,为了要等到退休保障。还记得去年的大兴的灭门案吧,那可怜的一家住在大兴区天宫院村,看新闻说,他们被拆迁时获得了六百万拆迁款。北京的拆迁户问题,往往反倒是有钱了之后怎么办的社会问题。
    北京的拆迁,虽然也有不公,偶有强拆,但比别处要和平,而且补偿要高出不少。在这里,拆迁是个机会。上月中旬公布的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向社会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稿,在北京的普通人中间就没有引起多大反响。北京有钱,这是根本原因,他们不在乎那些土地出让金,在这里稳定高于金钱。“二稿”影响的是全国,越落后的地方,强拆的悲剧越多,越期待“条例”的尽快出台。但这次他们失望了。
    这个《条例》2010年1月份公开征过一次了,当时让国人很振奋了一下,认为刹住强拆狂潮有望,但《条例》短暂亮相之后就没了消息。这次拿出来的意见稿,是一稿的“洁本”,我看到一些很关键的条款已经删除,很明显,比第一稿退步了。
    二稿删掉了最重要的一条,“未达到90%被征收人同意的,不得作出房屋征收决定。”90%,一个温暖人心的比例,这一条本有望成为被拆迁户的保护神。删除了这条,就意味着不管有多少人反对,政府只要以公共利益的名义,就可以一拆了之。
   “公共利益”包括哪些呢?“二稿”说,“对危房集中、基础设施落后等地段进行旧城区改建的需要。”这条真要了命了,哪个地方政府强拆民房时不打着旧城改造的旗号?现在你给合法化了,人家岂有不用之理。还有,由政府组织实施的科技、教育、文化、卫生、体育、环境和资源保护、防灾减灾、文物保护、社会福利、市政公用等公共事业的需要;”甚至政府机关的办公楼都纳了进去。
    一言概之,凡是政府需要的,都是公共利益,老百姓都需要无条件配合拆迁,是这个意思吗?
    那么,老百姓不愿意怎么办?这一条是这么说的,“行政机关不能强制拆迁,必须要向法院申请强拆。”  我想问的是,法院什么时候拗得过政府的脾气?政法委书记是管谁的?了解司法的人会知道,如果无法保证法院的独立性,各地的“依法强拆”将易如反掌。
   还有增加的一条需要警惕,“对征收范围内的违章建筑和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,不予补偿。”
   这一条的危险性应予以重视,因为所谓违章建筑,一定要考虑它的历史因素,违章不违章,全凭有关部门说了算,如果地方政府为降低成本,先让有关部门给鉴定为违章,老百姓上哪儿去说理去?
   这个“二稿”仔细看完,我倒抽了一口凉气,到处都是漏洞,它对当下全国范围内的强拆悲剧,基本上缺少有效的约束力,每一个作恶的地方政府,都可以在这个“二稿”找到动手的依据。
《条例》艰难的出台过程是一场博弈,在这个百姓、行政、立法、司法多方参与的博弈中,行政一方占据了明显的上风。如果新《条例》照“二稿”这个样子出来,对地方政府不啻于一个鼓励,而对被拆迁者,则是悲剧继续。
   而最最可怕的是,“二稿”中完全没说集体土地上的房屋怎么办,几亿农民的土地,实质上是缺少法律保护的,他们无助地暴露在各种力量之下。从重庆发起的新农村运动,已经在不少省份推行,农民被迫离开土地搬入楼房。因为缺少公平与民主协商,正成为剥夺农民的土地与财产的新圈地运动,也许将成为下一个可怕的雷区。
    当政者真的没发现这一点么?
   在查找拆迁新闻时,我一直在想,强拆是怎样产生的?这个问题回答的人很少。直到看到几个数字,我突然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些秘密。
   1994年的时候,政府痛感中央财政不足,对地方依赖过大,一些国计民生的方针无力实施,于是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。核心就是收入上移,支出下移,几年过去,局面为之大变。1993年,中央与地方财政收入比为22:78,支出比为28:72;到2008年,中央与地方收入成了53:47,支出比则为21:79。地方的收入下降迅速,但支出不降反增,财政收入除了问银行借钱,就是卖地搞收入,一些地方政府不卖地工资都发不出。
    这就是地方政府为什么穷凶极恶的原因,没有钱,政府吃饭都成了难题,政绩什么的更谈不上。所以地方政府拆迁起来理直气壮,而上面一直保持着沉默,这是一种默契?
    在新《条例》正式发布之前,还有一个不短的真空期,在这段时间里,“被拆迁的和拆迁的,前者是在作等待新拆迁条例出台的最后抵抗,后者是在赶新拆迁条例出台前的最后晚餐。”
拆迁不是中国唯一的问题,但在这里你可以读懂中国。
  
   潘采夫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