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地盘

~欢迎你我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认识你是我们的缘分,结识你是我的幸运,朋友来吧!无论你是才俊英杰,还是普通百姓,我都很荣幸跟你交往!

网易考拉推荐

盲恋〔英〕伊丽莎白·梅勒(男人自私的本性,结局很让人大跌眼镜)  

2010-11-20 10:19:57|  分类: 推荐读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她十八岁,一出生就瞎了眼睛。贝佛的年龄要比她大得多,虽然他有意隐瞒自己的年龄,但看样子总也有五十多了吧!
    他和他已去世的妹妹,在这个女孩还只有一个多月大时就收养了她。他们爱她,把全部心力都投注在她身上,比父母对亲生女儿还要好。自从一年前他妹妹去世后,贝佛尽力单独把家整理得和以往一样。他洗烫衣服,烧饭打扫屋子,还要喂猫。由于克娜是个瞎子,所以任何重活他都不准她帮忙。
    贝佛看到这个女孩从婴儿长成少女,而如今她已快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了。她生性愉悦,人又聪明,整天坐在那里刺绣,还有吹奏那只漂亮的意大利制口琴。
    他们的住所高踞一处山岩上,前面俯瞰着一片荒凉的海滩。
    即使当夏天的季风吹起时,冒着白色泡沫的海浪也只能打在很远的一排岩石上;那排岩石的作用,就好像防波堤一样。
    贝佛是一位海洋生物学家,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家里工作。这处海滩提供了他大部分的研究材料,而他写出来的论文,经常在全世界的十几家科学杂志上发表。克娜则是从来没单独离开过这幢房子,只有在贝佛的陪同下,他们清晨在海滩边散步,然后在岩石边坐一下,倾听着海浪拍击岩石的浪涛声,她会由心里幻想着,这个世界到底有多美,自小她什么都没见到过。贝佛这时候会向她形容海滩的景色:飞翔在天空中的海鸥,远处点点的帆影,大海像巨人,性情捉摸不定的巨人,有时平静、有时愤即咆哮。她没见过巨人,但却习惯于听到它愤怒时的咆哮声。每逢她偏着头听贝佛谈话时,她总是在想: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?它到底有多美!
    最使他们难过的是:有时迫不得已,贝佛一定得出去一会,这时他只有把她锁在她的房间里。当然房间非常舒适,而且里面什么都不缺,卫生设备都是齐全的,她就关在里面等到他回来。
    有次贝佛回来,他却发觉到克娜非常激动。听到他的脚步声后,她就敲着卧房的门,大声喊着他的名字。他匆匆的上得楼去,打开锁,怕她是跌倒什么的,而伤害到她自己,或是在生病了等等,可是等他们打开门后,她却用力的拥抱着他,力气大得快把他撞倒了。
    “孩子,怎么回事?”他松脱她抱着他颈子的手问。
    “事情发生了——真的是发生了!”她大声叫着说:“虽然只短短的一会,但使我非常高兴,我真的非常高兴!”她说着瘫倒在地板上,兴奋的在他脚前哭泣起来。
    贝佛把她扶到一张椅子坐下,静等着她哭完。然后他才轻柔的问:“克娜,到底怎样了?”
    “我真的看到我的手了,我真的看到我的手了——我看到它们了——好怪——”话没说完,她又开始啜泣起来。
    贝佛的心下沉了一会。恢复视觉了!瞎了十八年,如今又有了视觉,这简直是不可能的!
    “克娜,听我说,”他的语气非常委婉:“这也许是一件奇迹,但我们不能寄予太多希望,这可能是——嗯,一种短暂的现象——或者什么都不是——你要是把希望固定在这上面,你将会遭遇到很大的痛苦——”
    “但是我看见了,”她打断他的话说:“我告诉过你,我真正的看见了。”
    贝佛轻拍着她的手臂说:“好了,孩子,我相信你,但是我们得冷静和忍耐。你现在已累了,我建议你先去睡觉,到了明天早晨,我会找莫医生来检查一下。”
    这个女孩苦苦抗议说她不要睡,可是贝佛坚持如此。她喝了一杯热茶,吃了一点饼干,然后她上了床——今天他只准她做这么多,他不愿她过于兴奋。过了一会,他等克娜真正睡着了以后,他拨了个电话给莫医生,告诉了他这件事。
    听到这个消息,这位老医生在电话中表现得非常兴奋,他要立刻来为克娜作检查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贝佛还是无法说服他明天早晨才来,最后他不得不说谎,说是克娜服了安眠药睡的,这才算打消了莫医生的来意。不过,贝佛却发现到,他自己倒是怎样也睡不着了;他在这所大屋子里,从这个房间踱到另一个房间,不断地抽烟,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咖啡来定神。
    最后,他散步到了屋外,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,听着海浪拍岸的涛声,他想起克娜才抱来时那副像小猫未张开眼睛的样子,现在她是长成了,但恢复视觉对她是好是坏呢?不错,恢复视觉在某方面来说,应该是天大的喜事,但……,不知为什么,他总觉得有点不对……
    他就这样在岩前的屋边漫步着,不知不觉,天边已露出曙光,但他就是无法入睡。
    等到海平面上已露出黎明,他才赶快回到屋内冲了个澡,很仔细地修了面,然后换上一件绣着姓名字母的衬衣。
    在九点正的时候,莫医生黑色的奥斯汀轿车准时出现在他们门前的车道上。克娜目前仍然是什么都看不见,沮丧地坐在书房里,把玩着一本点字小说。
    贝佛礼貌地迎接了莫医生进屋来。莫医生又高又瘦,他和他说话时都得仰着头。莫医生拒绝了咖啡,他迫不及待要立刻为克娜作检查。
    他检查克娜的眼睛花了整整一个小时,他用检查眼睛用的特制小电筒照着,用柔软的探针撑起她的眼睑,要她把眼珠不断转动,又为她点上了收敛性的药水。
    最后他宣布说:“我不想使你陷入错误的希望,但是我的确发现到你的眼睛大有进步,瞳仁已活动多了,而且看得出有视神经在发生作用。当然,你还得尽快去看眼科专家,他会帮你安排一切,这也就是说你得到伦敦去。”
    贝佛拉着莫医生的手臂坚决地说:“不,假若克娜需要一位眼科专家的话,他得到这里来,我不容许其他别的方式!”
    莫医生已张开嘴准备抗议,可是一看到贝佛脸上坚决的表情,他把话吞了下去。等到克娜回到书房去以后,莫医生和贝佛饮了一点雪利酒。
    “假若这个女孩的视觉恢复了,”这位医生谨慎地说:“我想你必须向克娜解释一下某些事情——某些微妙的事——是否要让我来说呢?”
    贝佛点起了雪茄,深深地吸了一口,然后吐出一阵浓浓的烟雾。“我明白自己的责任,大夫。”他肯定地说:“我不会逃避,这些事她应该知道。”
    莫医生把玩着手上的酒杯,贝佛又把它倒满了。
    “对,克娜,我帮她想好了一个计划,”他继续说:“一个长远的计划。”
    “啊?”莫医生的惊奇被引发了。
    “不错,”贝佛说:“我要和她结婚。”
    莫医生震惊得差点丢掉手上的酒杯,他的眉头紧皱,面上的表情要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。
    “但是,我亲爱的贝佛——请原谅我说老实话,结婚?嗯——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这样做?这个女孩是你的——嗯,是你的养女。”
   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 “我道歉,不该我来说这些话,请原谅我,你为克娜尽了一辈子的心意,我相信你的决定会是最好的。”
    “当然是,”贝佛带点安抚意味说:“算不得什么,你没得罪我,但愿我也没得罪你,再来点雪利酒如何?”
    莫医生拒绝了酒,并借此机会告辞,贝佛又再逼着他作下承诺,眼科专家要来他家,而不是他们去找眼科专家。
    在第二天,克娜又断断续续地恢复了模糊的视觉——一连串的朦胧形象、一片片的茫茫白光和似水晃动的物体。贝佛有意延后和莫医生连络,借口这位老医生太忙。
    两个星期以后,事情终于发生了。那是个深夜,月亮正被一层乌云所掩盖,而克娜正在书房里吹着口琴。贝佛忙着在整理他要送到美国杂志上去发表的生物论文。
    突然间他听到这女孩在大声叫喊,一阵快乐的喊声,在他奔向书房时,克娜喊声更大了。
    “我看到见了!我看得见了!”她高声喊着说:“我什么都看得见了。”
    贝佛冲进书房时,她两眼注视着他,眼睛里饱含着眼泪。
    “克娜。”他温柔地说。她奔向他,紧紧拥抱住他,全身都在发抖。他轻柔地把她领到一张沙发上坐下来,贝佛自己也流出眼泪来。他执起她的手,温柔地握住。
    “这是项奇迹,克娜,”他说:“我们要祷告感谢上帝,感谢它施行了这项神迹。克娜,现在你能看见了,首先我得向你解释一样事情——这是你必须要知道的。”
    “我要知道什么?”克娜说。如今她的脑子里充满着对各样事物的好奇。她的眼睛不断打量着屋内每样东西,然后又回到贝佛的脸上。她内心的喜悦真是言语无法形容。
    “看看你的手,克娜,”贝佛说:“好好的看看你的双手。”
    她照着他的话做了,可是看不出什么。
    “我必须告诉你,你生来与众不同,你有点——怪。”他拉着她的手,将她领到一面大穿衣镜前面,当克娜看到自己镜子中的身影时,她用双手蒙住了脸。贝佛抚慰地拥抱住她。
    “就是这样,孩子,现在你该懂了,你看出你和别人不同的地方了——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我一直不让你走出这幢屋子的原因了。我不愿意你被那些正常人所取笑,我不能让他们伤害到你,我会保护你的,以往、现在、未来永远都保护你。我要娶你,克娜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,永远不。现在来,让我们不要绝望,孩子,你可以看这屋子,也可以看这些山崖,你还可以欣赏大海,那不是很美吗?你可以在这里建立一个新世界,不让任何人来打扰你,你和我在一起,永远都会是安全的。”
    这位女孩感动得哭了,她猛烈地拥抱住他说:“感谢你,真感谢你,不要让任何人看到我,除了你以外,不要让任何人看到我,我求你,我求你!”
    “当然,当然,”贝佛说:“不会有人看到你,我们再也不需要医生了。我们再也不需要他们了,是不是?过来,我的小克娜,让我们到海滩上去走走,现在海滩上没有人,你可以看看海浪和沙滩,也可以欣赏那些雄伟的山岩。”
    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臂,引着她走向那扇法国式的大落地窗前。她依偎着他,心底里又涌起一阵幸福感,为他不变的爱有阵落实感,却仍然有点为自己的不正常感到遗憾。
    贝佛也是快乐的,他决定要向莫医生说谎,告诉他克娜并没有恢复视觉,所以也不再需要他的帮忙了。至于如何举行婚礼呢?哦!他要自己来主持这场仪式,婚礼上只会有两个人——他和克娜。
    他们相依偎着走在海滩上,心里是多么的舒畅,又是感到多么幸福,风轻吻着他们的脸,扬起他们的头发;海浪冲激着沙滩上的石子,偶尔也会吻着他们穿着凉鞋的赤脚。白色的海鸥在他们头上飞翔着,叫着,像是为他们祝福,也像是在哀叹着什么。
    白帆点点,出没在远处碧蓝的波涛间,那是在竞渡的游艇,小得就像蓝天上的星星,这种幸福的感觉,他从未有过,年轻的时候也未曾有过,他感到自己跌入了一个新的世界,虽然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看了多少年的。这蓝天白云,这大海、沙滩和岩石,现在出现在他的眼中,似乎都蒙上了一层新的幸福色彩。
    尤其是她,虽然她已活了十八年,这个世界以往在她心目中只是混沌一片,只是个难解的谜,但现在突然一切都清晰的展现在她的眼前,有着她从未想到的形状和色彩。海原本是这个样子的,蓝色原来就是这种颜色,海鸥飞在天上,竟是这样美。以前这只是一个空洞的名词,从贝佛的口中传到她的耳中,现在却是一样样都活生生地出现在她眼前,真的,能看见真好,有能看见的眼睛多好!
    只是,在她内心中不能不有一点愧疚,为什么她要长得和别人不一样呢?为什么连贝佛都怕带着她在别人眼前出现呢?上帝对好为什么要这样残忍?要她瞎了十八年,等到她复明时,却要她不能看到别人,也让别人不敢看到她。
    他是世界上惟一对她好的人,她不知该用什么来回报他才好。
    他们认为周围是寂无一人的,却不知就在海滩左边的一处岩石上,就在他们屋子背后的山嘴顶上,有一个顽童正在注视着他们。这个顽童不过十四、五岁,他爬上那处山崖是为了找寻海鸥蛋,这附近的海鸥都是在那里筑窝的。当他抬起头来看到贝佛和克娜就在山脚下的海滩上散步,不禁引起他的好奇和震惊。这一对男女是多么不相称,又不像父女,也不像夫妻,他们依偎得这么紧。
    女孩真的是个金发大美人,曲线玲珑,脸蛋迷人。露在短裙下的腿,找不出一点缺点。可是依偎着的却是个大怪物。下肢短小,肚子突出,皮肤粗糙得像只癞蛤蟆,他的手粗得可怕,长满了令人想吐的粗毛,使得他的身子和腿显得更短更细。奇怪的是,这个女孩跟他在一起似乎显得非常快乐,在走到他藏身之处的正下面时,他还看到美丽的女孩停了下来,紧紧吻着那个老怪物的嘴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